世界第一纯禽BY小兔老师完整版全文免费看

2018/8/15 13:24:59来源:互联网作者:紫书文学0

  世界第一纯禽BY小兔老师完整版全文章节

 简介:本以为他只要控制住就不会喜欢他,谁曾想一次醉酒还是情不自禁被推倒。而他对他明明是世仇该恨之入骨,却不想还是对这个男人爱到不能自拔.. .

http://web.fazineixin.cn/files/article/image/13/13965/13965s.jpg

   厉承铭健硕的肌肉上分布着一道道红印,头发很凌乱,刀削斧凿般的五官透出一股类似事后满足的慵懒。
姜曜这才发现原来那些记忆并不是梦,的的确确真实发生了。
“袋子里是你的衣服,去卫生间收拾下吧。”厉承铭朝他扔了一个袋子神情淡漠。
姜曜看着他眼底闪过的懊悔,低下头,掩盖自己的苦笑。
是啊,他们都是男人,他现在只怕恶心极了吧。
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姜曜双手不停的缩紧下唇都咬出血了,猛地朝着玻璃击了过去。
为什么,他就那么克制不住自己。
不就是喜欢他吗,就喜欢到这种地步了吗?
恶心吗?不觉得恶心吗?
姜曜蜷缩起拳头无助的滑落到地上仍由冷水淋着,眼泪更是止不住,过了许久他才收拾好情绪出去。
厉承铭坐在沙发上像是高高在上的帝王神色一如往常般冷漠,他面前的茶几上放着一张支票。
“给你的。”
姜曜还没走近,厉承铭就冷声说道眼都不抬一下。
“厉总,你什么意思?”
哪怕心中早有了答案,姜曜仍然不死心。
闻言,厉承铭抬眸,黝黑的瞳孔像是能够看清他的所有想法。
“昨天喝醉后的事只是一场意外。这张支票就当是我的补偿。我们之间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懂?”
他低沉的嗓音像音色厚重的大提琴原本是姜曜最喜欢的,可是这一刻他只觉得宛如利刃般锋利,狠狠的刺痛他的心。
他原本以为自己可以控制对他的感情,没想到就连这么一句轻飘飘的话都无法承受。
姜曜低垂着头,不愿让厉承铭看到他泛红的眼眶。
姜曜弯下腰,将支票拿了起来,故作轻松的笑着,“厉总,你大可放心,这件事我不会外传的。”
厉承铭拧紧眉头一直审视着他,姜曜的笑一直以来都是那么明媚治愈,然而现在却只让他觉得烦躁和不安,“姜曜,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昨晚我喝醉了一时……”
“厉承铭,你把我当什么了。大家都是成年人而已,你放心,拿了你的钱。我还不会那么没有职业操守,你宝贝未婚妻绝对不会知道。”
姜曜握紧支票,指甲都快要掐入了肉中,他抬起头,对着厉承铭扬起一个灿烂的笑。
“昨晚的事情,抱歉。”
他现在最不想听的就是厉承铭的道歉,他倒宁愿他是故意的。
那句话厉承铭没有说完,但是姜曜很清楚他想说什么,因为喝醉一时兴起把他当林梦了是吗?
他懂,就是因为懂才会觉得更心痛。
他可以是厉承铭的同事,下属,朋友。却唯独不能是爱人。
也正是因为这样,他才会这么痛苦。
厌恶自己的卑微,唾弃自己的执迷不悟。
“厉总,你不用觉得有什么对不起我的,大家都是男人,正常态度相处就好。”
姜曜说完自己的都不禁嗤鼻笑了,他竟然还妄想能够像以前一样正常相处?
沉默许久,厉承铭都没出声。
姜曜也没再说完两人前后脚朝前走着,却不想他和厉承铭才开门立马就被门口的记者层层围住,水泄不通。
不等他多想,那群人就开始举着话筒提问。
“请问厉总,你跟你身边的这位男人是情侣关系吗?”
“厉总,据传你喜欢的是男人,这件事是真是假呢?”
姜曜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会有记者埋伏在这,他没有回头却感受到一股阴寒的目光。
果然只见厉承铭脸色阴郁到了极点,看他的眼神都十分的复杂。
对于有婚约且身世显赫的厉承铭而言最不能有的就是绯闻,更何况跟他产生绯闻的主角也是个男人。
“这群人处理一下,不要让他们跟过来。”
厉承铭下达了指示以后,在保安的保护下带着姜曜脱身了。
“那群记者看起来来者不善,怎么会刚好这么巧的,你打算怎么办,让公司的公关部的去处理?”姜曜有些担心的看向厉承铭。
“来的真是及时,这样不是挺好的吗?记者把我们两个的照片传上去,再发一些似真似假的消息,这样我就可以迫于舆论的压力,对你负责了。”
厉承铭脸色不太好说话有些阴阳怪气。
姜曜微顿,“你在怀疑,是我安排的人来蹲点的是吗?”
厉承铭没有说话扫了他一眼,不用说明一切尽在不言中。
他的行程一向保密,掐点掐的那么准,哪有那么多凑巧的事。
姜曜顿了顿握紧拳头,压制住心里翻腾的苦涩。扯着一抹艰难的笑说道,“不管你信不信,那些人真不是我找来的。另外你大可放心,我说到做到。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嘛。那些记者拿不出什么证据证明我们两个在一起,顶多从一个酒店出来而已,厉总,我不会给你添麻烦的……”
他这话一说,车上顿时安静下来。
厉承铭阴沉着脸仿佛想要从他脸上再看出点什么来。
姜曜故作坚强的笑有些僵硬,他收回目光,暗自唾弃着自己。现在跟厉承铭说这些有什么用,他自始至终都没信过他。
“你要是觉得麻烦,我现在就可以下去解释。”姜曜笑道,见他没有回应作势就要下车,忽然手被人一把按住。
厉承铭脸色铁青冷冷说道:“我不知道你在玩什么把戏,不管你玩什么把戏都给我好好收起来。我不是你可以随便玩弄的人。姜曜你该清楚你是什么身份!”
姜曜心沉了又沉。
是啊 ,什么身份,他怎么会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
他想笑,却发现怎么也笑不出来了,低垂着头掩饰着眼底所有的痛。
“你放心,我很清楚明白。五年来一直时时刻刻牢牢记着,绝对不会给你添麻烦。也不会给你的婚约造成困扰。”
姜曜抿了抿唇,指甲深深的掐入了肉中,他发狠的掐着自己。绝对不能让他看出任何一点的情绪,绝对不行。
厉承铭目光有些沉重,明明这才是他想要的答案,但是不知为何听了却觉得很烦躁。
“你知道就好。”厉承铭冷声说着,手也不仅缩紧,别开眼不想再被他影响,“开车。”
与此同时,宝马车内林梦狠狠的把手砸在方向盘上,冷眼看着那群乌合之众。
“都是群废物,两个人都拦不住。废物废物。”
发泄了好一通才舒心的林梦听着远处传来的声音,笑的勉强。
“不过没关系,你逃得了记者访问,你逃不了满天舆论,厉承铭,我就不信这样你能坐视不管,我非要逼你娶我不可!”
别人不知道厉承铭,但是她再清楚不过了,对外说她是他未婚妻却从没有正眼看过她。
她手指尖都泛着白,林梦迅速的拨通电话号码。
“按照原计划行事,我要让那些拍的照片全部出现在z市,我就不信这样,他还能忍得住!”
身为厉承铭的青梅竹马,林梦早就把厉总夫人的头衔冠名在自己的头上。本以为他和自己订婚是真的要娶她,谁知道,自始至终他都没有正眼看过自己。
她就不信,这次的事情闹得满城风雨后他还能够憋得住!
“姜曜,跟我抢人,我要你不得好死!你当你还是曾经的姜曜吗?”
林梦冷冷笑了一声,眼角眉梢都带着喜悦,车库里回荡着她略显可怕的笑声,久久没有消散。
照片的事情经过有心人的蓄意推波助澜。再加上那去媒体本就喜欢夸大其词,一时间闹得是满城风雨。
偶尔走在路上,姜曜还会被认出来是照片的主人公之一。
毕竟他原本是姜氏集团赫赫有名的大少爷,只是家道中落被厉家收购后他也越发消失在众人眼前了。
这次的新闻不仅将他推了上去,还有那段他想掩藏的过去。
“听说姜氏集团的原董事长是个杀人犯被抓了。没想到他儿子竟然这么贱为了钱出卖自己的身体。”
“真恶心,这种死钙怎么不去死,杀人犯的儿子也是杀人犯。”
难听的话一点点传来,姜曜手蜷缩再蜷缩,他故作镇定的笑着。
一遍遍在心底告诉自己没事,可是不管再怎么想。当看到电子大屏幕上开始报道五年前的新闻时心底仿佛被针刺了一般。
他不知道是怎么回去的,一身的疲惫只想找个地方躲起来。
“杀人犯。”
“真恶心!”
“真恶心,离他远点。”
蜷缩在房间的角落,没有人的地方他才能这样放下所有的防备,痛快的哭着。
为什么,为什么偏偏父亲是同性恋,他也是!
偏偏他爱着的人的父亲,还是被自己父亲亲手杀死的。
他恨,他怨,可是没有人知道他有多痛。
哭累了他也不知道何时在地上睡着了,直到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敲醒的。
“姜曜,姜曜,一整天都没有看到你,你果然还在家。”陆洵看着他无奈的叹了口气,眼前的人儿憔悴到了极点,脸上的泪痕也那么明显。
“想起之前的事了是吗?”陆洵不动声色的打量了这个小屋一眼,谁能想到当初的豪门大少如今竟然沦落到只能租一间四五十平米的小房子,“我都说让你住我那,多少也能有个照应。你非要独自一个人在这。”
姜曜冲他笑了笑,“还好,习惯了。”
他不是不知道这个从小到大的青梅竹马的好,而是不想给他添麻烦,毕竟现在的自己就如同一个灾星一般。
陆洵一阵无奈,他也是清楚姜曜的脾性没再勉强,忽然他握紧手,脸色阴沉,问道,“今天的新闻你看了吗?”
“没有,怎么……?”
陆洵一拳砸向了墙上,恨声道,“该死的厉承铭可真是有够狠毒的。明明是他强了你,现在竟然开始颠倒黑白了,这些新闻报道的都没有半点职业操守,竟胡说。”
姜曜不解他话中的意思,陆洵立马打开了电视,新闻已经播了一整天了。
姜曜看到看着那一张张切换的图片还有监控录像彻底哑然了。
“前姜氏集团杀人犯之子勾引厉氏集团少总,目前已有监控录像显示两人关系十分暧昧进出酒店时间相同,据闻前姜氏集团董事长也是同……”
后面的的话他听不进去了,还没有完全结疤的伤口就这么彻彻底底的被人再次掀开狠狠的撒上了盐。
“那酒店是他厉承铭旗下,监控录像怎么可能谁都能拿到。绝对是他!”
陆洵坚定道,“呵,我就知道,难怪他会这么好心的在吞了公司后还收留你。狼子野心,他果然没安什么好心。”
姜曜听着他的推理,眼眶瞬间泛红,心脏生疼。
五年前发生那样的事他就知道他和厉承铭彻底回不去了,只是没有想到这报应到现在才发生。
毕竟他的父亲是杀害了厉承铭父亲的人啊。
厉承铭怎么可能会不恨他?
所以,他现在是想要将他毁的彻彻底底了,是吗?
“姜先生,厉总找你。”厉承铭的秘书不知何时来了。陆洵一见是厉承铭的人,更是分外眼红了。
“不见,好一个厉承铭明的不敢所以来阴的了是吗?我们姜曜还没廉价到能够被随意使唤的程度,要见让厉承铭自己过来。”
陆洵一把抓住姜曜的手,目光充满了挑衅。
“陆少还是不要为难我了,我也是听人行事,再者,这次的事也需要一个交代。”秘书不卑不亢的说道。
陆洵冷嗤一声,“交代?他厉承铭知道错了?行啊,让他自己过来磕头认错。”
秘书狐疑的看了他一眼,怎么做错事的人还敢这么理直气壮。他把目光放在姜曜身上,“姜先生。”
姜曜握紧手,他确实也想亲耳听到厉承铭说,那卷录像是不是他提供的,哪怕还有一点苗头都能够让他再次燃起希望。
“我去。”
“姜曜。”陆洵不放心,姜曜扯起一抹艰难的笑对他说着。
“你放心,我会尽早赶回来。”
秘书看向姜曜冷不丁的说了一句,“厉总就在楼下的车里。”
他这么一说姜曜也才注意到车里坐着一个人,目光嗜血冰冷发狠的盯着他。
“上车。”厉承铭声音冰冷,全程在车上他都没有多说一句话,一直到车缓缓停到郊外一个比较私密的别墅后,他才冷冷开口,“你有什么要解释的?”
解释?
需要解释的是他吗?明明该是他!
“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厉承铭微眯起眼朝着他步步靠近,脸上布满了恐怖而又阴沉的光芒,忽然他一把擒住姜曜的下巴说道,“好一个姜曜,我可真没看出来。你倒是挺有心计,从昨晚故意将我灌醉再到现在用舆论压制,想要复制当年我如何对你的手段来对付我是吗?”
他的手段……
五年前,厉承铭利用舆论把姜氏推向了毁灭。
五年后,他却觉得现在的所有一切都是他在学他,故技重施是吗?
姜曜发现自己还真的是傻的可以。
过去那让他致命的伤口被他亲手刨开,他竟然还傻傻的期盼着。
以往的期盼烟消云散,只剩下满腔的怒火和心酸。
“我说并不是我,你会信吗?”姜曜扬起一抹苦涩的笑。
“信?”厉承铭嗤笑一声,“你也配跟我提‘信’这个字吗?”
他一把将姜曜抵在墙上,冷冷的注视着他,亏得他对这个男人还心存一丝愧疚。若不是有人告知他这所有的一切,他还真没想过姜曜敢做出这种事来。
但是现在所有的发展趋势都是板上钉钉的真相,他姜曜就是在跟他玩火。
“不管你信不信,那晚确实是个意外,是你醉了我只是扶你去休息。我对你并没有多余的情感。”姜曜扯了扯嘴角笑着,做最后的挣扎。
他是爱他,但是却不想输的那么的狼狈不堪。
“没有多余的情感?”
这句话从姜曜口中说出没由来的仿佛一把利刃,往他心口狠狠的扎了一下。
这是厉承铭从未体验过的窒息感。
厉承铭忽然微眯起眼,猛地将姜曜发狠的按住,薄情的唇微扬,“没有多余的情感是吗?好,很好!”
说着,他一把将姜曜按住…

      《世界第一纯禽》全文已完结,如需阅读全文,请跳转到微信公众号宅腐酱”回复数字“6”即可获取全本资源,或者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后发送数字“6”也可获取全本资源。

1.jpg

    点击此处阅读全文

责任编辑:紫书文学

相关阅读

热点图片

频道推荐